肉夹馍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五十七章 赛吕布进村

第五十七章 赛吕布进村(1 / 1)

永州绿营守备阿尔托现在正在着急敛财,打算在年底的时候给自己的旧主索额图送礼,好把自己从永州这种贫瘠之地调到江南富饶之乡。

前段时间以募集粮草军饷为名敛财,逼着永州知府向下面各县施压,虽然弄到了一些,但是却远远不够,还差点被人捅到了驻守在长沙的八旗驻防将军衙门去。

这次正好有人上门送钱,他自然求之不得。

反正到时候出兵受苦的人又不是他,他只负责收钱办事就行。

收了刘光耀送来的八千两银票之后,立刻派人找来永州绿营守备姚国泰道:“听说东安县闹反贼,你明天带人去走一一趟。”

之前永州知府刘光耀的师爷就找过姚国泰,姚国泰自然知道怎么回事,明白眼前这个狗鞑子肯定收了钱。

他负责收钱,自己和手下的兄弟们却要吃苦受罪,姚国泰心中很是不爽。

但是不爽归不爽,只能硬着头皮领命。

师爷那边得了阿尔托的回信,便回去找刘光耀回报。

刘光耀让人找来杨成铎,告知了他绿营即将出兵的消息,杨成铎感激不尽。

次日,杨成铎跟随姚国泰带领的五百绿营兵坐船出发,沿着潇水向东安县而去。

冬季出兵,天寒地冻,姚国泰手下的绿营兵牢骚满腹。

若非姚国泰平日治军严厉,这些兵卒恐怕早就闹事了。

本来都是吴三桂手下的骄兵悍将,跟着姚国泰降清之后又被处处防备,克扣军饷都是家常便饭,平日里早就怨气满满。

现在又要大冷天的出兵,心中牢骚自然更胜。

兵卒们不敢闹事,但是却都知道了随军的杨成铎就是让他们大冬天出兵的罪魁祸首,一路上没少针对他,冷言冷语都是轻的,甚至还有人故意踢他一脚,绊他一跤,然后引起众人哄堂大笑。

姚国泰心中也有气,看杨成铎也不顺眼。

一个地主老财被贼人抢了,就得劳动老子大冬天的受罪,若非心有顾忌,他真想一刀砍了眼前这厮。

杨成铎被整治了一番后,也学乖了,给姚国泰主动奉上五百两银票,又承诺等灭了贼人之后,杨氏定然重重酬谢,那些绿营兵们才对他态度好了一些。

……

杨村。

自从授旗仪式结束之后,三个村的百姓对于沈墨的信心更是充足,许多人甚至主动要求加入护村队。

只是护村队的名额沈墨并不打算再继续增加。

正兵的雄壮威武之资也刺激到了那些村兵,最近操练的越发勤奋刻苦,三个村的打谷场上每天都能听到响亮的喊杀声。

沈墨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心中很是欣慰,承诺只要村兵努力训练,日后立功就有机会升入正兵队之中。

这让村兵们的训练热情更是高涨。

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公仓的粮食消耗有点快了,大部分都是青壮,训练强度一大,冬天又需要更多的热量来御寒,所以粮食的消耗就大了起来。

除了村兵之外,七百五十名正兵以及五十名警卫小队也要每天操练。

虽然这些士兵都已经是合格的士兵了,但是却要操练种种战阵配合,来提高各部队之间的默契,提高整体的战斗力。

沈墨等人都没有冷兵器时代的战斗指挥经验,所有关于冷兵器战争的认知都是来自于书本和影视剧,所以讨论了一番后决定还是越简单越好,太复杂的阵型变化对指挥官来说是个考验,而且更考验各部队之间的配合。

结构越简单越稳固,操作起来也更方便,这个道理放在打仗上也是行得通的。

所以经过一番摸索实验之后,暂时定下了几个简单的对地阵法变化。

因为目前还是以冷兵器为主,所以当前的阵法排列还是以长矛兵和弓弩兵的配合为主,进行各种攻防转换的演练。

至于火枪兵,只能作为底牌来用,暂时不编入阵中。到了战时相机而动。

五十名骑兵现在主要还是以巡逻传令驱逐敌方斥候以及追杀溃军为主要的训练目标,冲阵的话沈墨还是暂时舍不得的。

一名骑兵光是召唤成本就要两百两银子了,一个个太烧钱了,谁用谁心疼。

训练热火朝天,可是粮食消耗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了。

每天看着下面报上来的粮草消耗报表,李志远心疼不已,跑去找沈墨道叫苦:“老大,这训练频率能不能降低一些,再这么下去,估计咱们过年的时候粮食就差不多了。”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沈墨理解李志远的心情。

但是说撑不到过年估计还是有点夸张的。

“说实话,咱们的粮食能撑到什么时候?”沈墨问道。

李志远道:“最多就到明年二三月。”

沈墨想了想,让人叫来铁牛问道:”你这训练了半个多月了,有没有想着拉出去打一仗?”

铁牛一听兴奋地眼睛都瞪大了:“老大,有仗打了?要打谁?我现在就去集合部队。”

说完转头就要走,被沈墨给叫住了。

沈墨指着李志远笑道:“家里快没余粮了,老李过来叫苦来了。训练肯定不能停,士兵们也要吃饱,所以咱们是时候得开源了。”

……

开源的目标也很好选择,那就是之前被沈墨列入了动手清单的照庄。

盘踞在照庄的任氏也是东安县有数的大地主,家里同样有子弟在清廷任职。

任氏当代族长的长子任嘉祯如今是郴州府绿营游击,次子在任嘉德在清廷吏部之中当主事,任氏在县城府城以及长沙城都有商铺产业,论起家底来杨氏还要厚一点。

除了家底丰厚这一点,拿下照庄之后,沈墨地盘上的四个村子就能连成一线了,这在战略上也是个好事。

三人军事会议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做出决定,明日出兵照庄。

……

杨村杨氏被贼人偷袭占领的消息传出去后,距离杨村也就三十多里地的照庄任氏自然也收到了消息。

任氏当代族长任修齐一下子紧张起来,让家奴们每天严防死守,刀不离身,又派出人打探消息,生怕贼人过来也把他们给抢了。

知县刘同仁这时候不仅无力剿匪,反而趁机要求各家乡绅捐献钱粮或是出动家奴去县城守城。

任修齐知道指望不上县衙了,只能靠自己了。

一方面让家奴严防死守,一方面派人去给在郴州当绿营游击的长子送信。

可是一连过了一个多月,却始终不见有贼人前来。

任修齐以为贼人抢了杨氏之后已经遁走了,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一名家奴气喘吁吁跑来叫道:“老爷不好了,有大股贼人进村了!”

任秀齐大惊失色,急忙吩咐紧闭门户,让家丁们拿着武器守住大门,自己则慌慌张张进了内宅去藏银子。

来抢掠任氏的这波人并不是沈墨,而是刚从广西全州府跑过来的一群流寇。

这伙贼人的头子有个匪号叫做“赛吕布”,原本也是吴三桂手下的一员把总。

吴三桂败了之后,这人就带着一群溃兵兵躲进山里,四处流窜,到处抢劫地主百姓,然后手下人就越来越多,发展到足有上千人之多。

结果在广西全州府闹的太凶,全州知府郑桐又是个狠人,带着人四处围剿,赛吕布又不是真的吕布,被撵的跟兔子似的,到处乱窜,然后就窜进了湖南境内,进入了东安县。

看着赛吕布进了东安县,全州知府郑桐也就不追了,反正贼寇不再自己辖区就行。

在山里躲了几天,看到官府不再追杀,赛吕布这才带人出了山。

这些流寇抢掠的时候多是抢掠金银财货,身上根本就没带几天干粮。在山里躲了几天,身上的吃喝都已经山穷水尽了。

出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找个地主抢一伙。

按照赛吕布的意思,要抢就得抢个大地主,那些大地主家产丰厚,抢一次能顶好久。

而且他准备这次多抢一些粮食,免得又被官府追的躲进山里的时候饿肚子。

派人稍微打听了一下,就知道杨村的杨氏和照庄的人氏是这附近最大的两个地主。

只是那杨氏前段时间已经被另一伙好汉给捷足先登了。

本来按照距离,杨村还能近一点,但是赛吕布却考虑到大家都是贼,那就不能坏了江湖道义。

而且杨氏被人抢过一次,好东西肯定都没有了,所以便很快决定舍近求远去抢照庄的任氏。

赛吕布带着人进了照庄之后,见人就杀,照庄的村民们吓坏了,人人紧闭大门不敢出来。

贼人近千人,将任氏大宅团团围住,喊打喊杀,威胁若不开门就杀个鸡犬不留。

任修齐忙着埋银子,自然不敢开门,喝令家奴们死守。

贼人等候半晌不见开门,遂口里叼着刀刃翻墙过去,对着那些躲在门后的任氏家奴一阵砍杀。

家奴就是家奴,即使操练过几天,也是很快招架不住,被杀的四散奔逃,哭爹喊娘。

大门被打开,赛吕布带着人冲了进去,从银窖里揪出了躲在里面的任氏族长任修齐。

任修齐瑟瑟发抖,刚要说“我儿是郴州游击,你们不能杀我“的时候,结果只说出了“我儿”两个字之后就被赛吕布一刀砍死了。

接下来自然就是流寇的常规操作,烧杀抢掠糟蹋妇女,然后又用刀逼着那些任氏妇人给他们做饭陪酒,大吃大喝一顿后,赛吕布摸着肚子很是满足。

想着就算官府知道了,那也是明天的事情了。

今晚先住上一夜,明天再继续跑路也不迟。

结果有一个任氏之前派往县城帮助守城的家丁,拿着知县刘同仁催粮的公文回村找任修齐,正好在村口目睹了贼人进村的景象,大吃一惊,掉头又跑回县城报信去了。

知县刘同仁听说任氏也被贼人所抢,吓得团团乱转,生怕贼人来攻打县城。

正在他无计可施的时候,杨成铎带着姚国泰的五百绿营兵也正好赶到了东安县城。

知县刘同仁大喜,急忙请求姚国泰帮他守城。

杨成铎一听任氏也遭了贼,心中暗暗幸灾乐祸的同时,断定这这群贼人就是祸害他们杨氏的那群贼人,请求姚国泰立刻出兵剿灭贼人。

姚国泰却说长途跋涉,人困马乏不宜出兵。

杨成铎急了,又咬着牙许下了五千两银子的辛苦费,姚国泰才答应明天一早出兵照庄。

杨成铎无奈,只能答应下来。

在东安县城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姚国泰就带着五百绿营兵,在杨成铎和那名任氏家丁的带领下直扑照庄。

对于姚国泰来说,这次也是个立功的机会,还有钱拿,区区几个流贼也没太当回事。

姚国泰出兵的时候,铁牛也带着五百正兵和三百村兵向着照庄进军。

这些村兵主要是来负责后勤工作的,顺便也让他观摩一下正兵作战的样子。

最新小说: 我的岳父是崇祯 都市绝代医神 都市医武高手 风水师她只想离婚 极品小相师 都市战狼 九重天之万族风云 新宋 楚书太宗皇帝本纪 闪婚成爱叶先生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