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次尝试(1 / 1)

“现在气温这么高,周围植被茂密又有溪流,昼夜温差应该不会太大,没有被子也不用担心受凉,休息处好搞定。”

安闻见琢磨着,回想起来这儿路上见过的几棵树:“那些叶子跟芭蕉叶很像,应该能用。最简单的情况,杂草或者叶子铺地上就能凑活一晚。”

“但是蚊虫和野兽就……”

安闻见不禁皱眉。

驱赶蚊虫最有效的办法是一些具备驱虫成分的植物,但很遗憾,他不认识。疑似金手指的奇妙解析能力,目前来看,只能简单判断目标是否具备毒素或者危险,无法判断具体效果。

另一个办法是燃起篝火,利用烟熏驱赶周围的蚊虫。但安闻见没有生火工具,钻木取火的方法他倒是很清楚,但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不说绝对做不到,只能说很困难。

野兽就更麻烦,因为有些怕火,有些不怕。制作陷阱也做不到,可以说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

“有材料的话,可以考虑在树上搭个‘鸟窝’或者弄成吊床凑活。但要获取足够的材料,必须得有工具。不过话又说回来,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算给我一把开山斧也挥不动。”

安闻见小烦躁地挠挠头皮:“如果有羸弱的身体也能使用的工具就…”

想啥来啥,安闻见脑子里一部分记忆变得清晰起来。

“……”

“还真有!?”

什么特么的叫惊喜?!

安闻见马上仔细阅览这部分记忆。

好一会儿,他才慢慢站起,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喜色:“不止有修仙功法,还有配套的阵法、炼器、炼丹等修仙副职业传承,好,真好!”

高兴完,安闻见冷静下来,思考两个问题:

1、自己现在是否在原来的世界?

2、如果不在原来的世界,自己脑子里这些修仙相关的记忆,是否还能用?

很快,安闻见想明白:“既然修仙功法有用,其他没理由不行。就算有一部分不行,总不至于所有都不行。”

想到这里,安闻见迫不及待开始尝试。

“工具应该对应炼器。”

安闻见集中注意力,查看脑子里和炼器相关的记忆。

回过神的时候,简易日冕仪上,树枝的影子已经到下一个刻度。

“啧,最基础的居然不是炼器,而是阵法。”

安闻见骂骂咧咧起身,朝附近一株长着无毒果实的藤蔓走去。

“炼器能制造工具,但使用炼器手段必须有阵法作为工具。这么看来,其他副职业或多或少,也会要求掌握阵法。”

“天黑之前,剩余时间不够尝试做多少事情。先收集一点食物,再去弄几片大叶子,希望今晚能平安度过。”

规划完,安闻见摘下藤蔓上深紫色的果实,放进嘴里,咬下,秒喷。

“噗哇!”

“呸、呸、呸!”

“咳咳咳!”

大步走到溪边,连续十几口溪水漱口,才缓过来。

“嘶…居然有这么酸的果实。”

安闻见回想起刚才果实的味道,牙齿仿佛要被腐蚀的酸爽:“还是去摘几片大叶子,看看那附近有没有能入口的果子。”

来回路程,加上摘取叶子和搜寻食物,安闻见回到溪边时,天边的云朵被余晖照得透亮。

“真是壮观的火烧云。”

安闻见感慨一句,收回目光,把三片大叶子拖到小溪旁,洗表面附着的尘土,放到一片草丛上,铺平。

然后把一篮子淡黄果实和其他四颗奇形怪状的大果实洗干净,放在旁边。

“趁现在还能看清…”

安闻见借助余晖,蹲在溪边挑选石头。

余晖彻底消失前,安闻见一共捡起五块石头,一块细长,其余四块扁平。

“呼,到底是小孩子身体,才这么一会儿就累得不行,得吃点东西。”

安闻见直起身子,呼吸切换成修仙功法的吐纳,直到疲劳感有所缓解,才在大叶子上坐下。

吃完淡黄果实,另外四颗大果实暂时没动。

“天黑前,看能不能整点东西出来。”

安闻见拿起之前找到的细长石头,走到溪边,选一块距离最近,扁平的大石头,开始打磨手里的细长石头,将细长石头被溪水冲刷圆润的一端,磨平,磨锋利。

“呼…”

安闻见把手里打磨好的石头举高,借助天空中最后一点光亮,仔细打量:“应该能用。”

他回到大叶子上坐下,左手拿起一块扁平石头,右手握着打磨好的石头“刻刀”,尝试“刻画阵法”。

按照安闻见记忆里那些信息,标准阵法布置需要用到所谓的“灵石”,再不济也得是富含灵气的矿物,或者能够布阵的法器。

但那是“标准版”,如果无限降低对阵法效果的要求,那么理论上,任何材料,只要含有灵气,哪怕只有一丁点,都能用来布阵。

刻画阵法就属于这种丐中丐中……版本的布阵手段。

安闻见准备刻画的阵法有两个,一个【聚灵阵】,一个【灵光阵】。

前者无论什么版本,唯一作用是聚集灵气,差别只在强弱。后者标准版的效果很多,根据实际运转“功率”,既能用来充当光源,也能释放高能激光用来切割、加工物品。

正常来说,要让阵法启动并保持运作,需要足量灵气或者灵力。但刻画的阵法,因为性能极低,维持运作所需消耗也降到最低。

按照安闻见此时使用的刻画材料和阵法载体,只要周围存在灵气,就足以维持聚灵阵运作。而聚灵阵聚集的灵气,既能提高聚灵阵本身的运作功率,又能供给灵光阵运作。

第一次刻画阵法,安闻见毫无经验,好在奇妙的解析能力在这种时候也能派上用场——每次“下笔”前,解析能力会“勾勒”出一道实际不存在的线,提醒他“这样画”。

安闻见照着不存在的线描边,一点点刻画,直到画完。

停下动作,细细打量。

此时天色略显昏暗,不容易看清。

观察约半分钟,安闻见成功等到脑子里出现结论——刻画成功,阵法已经开始运作。

然而安闻见把石头翻来覆去看几遍,也没能看到一丝光:“这就是无下限弱化版吗,一点光都看不到。”

天差不多全黑,月亮没有出现,不知道是正好新月,还是这个世界没有月亮。

“累了,睡吧。”

安闻见把手里的石头放到一边,在大叶子上躺下,闭上眼睛。

旁边小溪的流水声最明显;

依稀能听到远处传来的虫鸣;

没有野兽呼啸的声音;

入睡。

……

嗡嗡嗡…

“嗯~!”

蚊虫恼人的声音和被叮咬产生的异样感,将安闻见从熟睡中硬拉出来。

“唔,哪来这么多蚊…”

抱怨的话突然卡主,安闻见慢慢瞪大眼睛,盯着正发出白光的扁平石头。

光线不强,可以说很弱,甚至不如一根蜡烛。但在漆黑的夜里,这白光能让安闻见看清周围一米左右。

显然,众多蚊虫就是被白光吸引才聚过来。

“之前明明完全不亮,为什么现在这么亮!?”

安闻见脑子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不等他想到原因,解析能力已经得出结论:高度劣化的阵法,不只是效果,启动和生效的效率也会降低。

那都不是事儿!

“如此高程度劣化还能有这个亮度,阵法效果比我预想的强很多啊!”

安闻见拿起石头刻刀和第二块扁平石头,借助白光,尝试第二次刻画阵法。

周围被白光吸引的蚊虫还在嗡嗡叫,身上多处发痒,不想办法处理,天亮之前都不用睡了。

最新小说: 从霍格沃茨开始的黑魔王 斗破:大千之主 龙族之路明非的封王之路 光骑士:人在漫威,最爱广交好友(漫威债王,最爱广交好友) 这个海军大将是非酋 斗破:吾乃药皇韩枫 苟在龙族的占卜家 假面骑士之庆贺就能变强 斗罗之从七杀剑昊天锤开始 斗罗:首富,从绝世唐门开始